亚努科维奇“消失”,乌克兰走向何方? - 中文国际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订阅手机报国际 中国 博览 财经 汽车 房产 科技 娱乐 体育 时尚 旅游 健康 移民 亲子 社区 专题
中国日报 中文国际 头条国际 国际快讯 军事台海 精彩图片 国际博览 奇闻奇观 科学探索 历史揭秘 国际财经 中国经济 消费旅游 能源在线 外交讲坛 独家策划 风云对话 中日论坛 评论 特稿 新闻汇总 海外看中国 E-Weekly

亚努科维奇“消失”,乌克兰走向何方?

2014-02-25 14:07:37 来源:凤凰网
中国日报-看世界+加关注 打印 发送 字号 T | T 我来说两句2311人参与)
免费订阅30天China Daily双语新闻手机报: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至106580009009
百度百家
 

  被寄托厚望的乌克兰“和解协议”在短短半天间变成一纸空文,协议的一方——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和解”后6小时就“被辞职”,“和解”后13小时多被议会解职。2004、2010年被当时胜利者反复修改过的宪法,在短短1小时零6分后,又被新的胜利者照自己的意思修改回去,曾被亚努科维奇以“滥用权力罪”判刑7年的前总理季莫申科以胜利者姿态从囚禁地哈尔科夫飞抵基辅,在独立广场发表演讲,而仍坚持自己是“合法民选总统”的亚努科维奇却从基辅消失。有人说,他在哈尔科夫(倘果真如此,从基辅跑到哈尔科夫的亚努科维奇,和从哈尔科夫跑到基辅的季莫申科,倒是有趣的对比),也有人说在顿涅茨克,无论如何,他已离开了乌克兰权利中心。

  孟子曰“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在乌克兰,亲亚努科维奇的选民人数一直稍处下风,他当年的胜选,主要是因为季莫申科和尤先科两位对立政治领袖“自相残杀”,令他渔翁得利。莫斯科的高压,欧盟的口惠而实不至,以及乌克兰严峻的经济形势,让自我感觉良好又危机四伏的亚努科维奇,选择了临阵退缩《欧盟-乌克兰联系协议》,以换取俄罗斯150亿美元援助和折扣价天然气等“嗟来之食”的政治冒险,而这一冒险促使原本互相使绊子的反对派,出于“倒亚”、“反俄”的共同目标,站到了同一条阵线里。可如今,亚努科维奇这个共同的目标消失了,俄罗斯的“嗟来之食”则在“和解协议”签署短短24分钟后,被俄国人自己迫不急待地取消了,独立广场上只剩下“自己人”——“迈丹”三巨头、激进派示威者,以及被释放后坐着轮椅和飞机匆匆赶来演讲的季莫申科。

  从目前情况看,这些“自己人”的调门各不相同。

  “迈丹”三巨头在“和解协议”达成、甚至亚努科维奇还没消失后就开始宣布“示威使命完成”,呼吁示威者为了乌克兰的前途“早早回家”;激进派示威者(包括利沃夫派等西部激进代表和“右翼”等极端右翼民粹派组织)则对“和解协议”和回家倡议深表不满,扬言要“继续战斗”;而季莫申科则在广场演说中一方面呼吁示威者“呆在街上,直到革命彻底胜利”,另一方面强调“乌克兰决心加入欧盟”。

  “迈丹”三巨头,以及“迈丹”上层的其他反对派领导人,是此次危机最大的受益者,通过这次危机,他们从原先乌克兰政治生活的边缘人物一跃而成主角,并有望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守住既得利益,恢复和维护乌克兰的稳定,对他们是有好处的。正因如此,“三巨头”才在一周内接连签署了三份和亚努科维奇的协议,也正因如此他们才迫不及待要解散示威者。在整个危机过程中,他们已表现出对广场示威者的失控(就更不用说利沃夫等基辅以外了),而示威者复杂的背景色(夹杂着许多极端激进民粹组织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暴力团伙)也让国际社会疑虑重重,早日让他们“各回各家”,对“迈丹”上层自然最为理想。

  但对于基层、激进派示威者而言,如此早早回家,等于他们几个月来的“流血牺牲”为他人作嫁衣裳,自己既不能赢得乌克兰全局(没人和他们谈判,没人找他们调节,更没人让他们签字),也不能赢得割据(各国都表示要“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样的结果他们显然不能接受。对他们而言,“继续革命”,让局势就这么乱下去,显然是最佳选项——至少这样他们还有机会。

  最微妙的是季莫申科。

  作为一贯主张乌克兰统一、完整的“大一统派”,她显然不可能和宣布“独立”的利沃夫派和广场激进分子有太多共同语言(“倒亚”除外,但亚努科维奇业已离开);但倘现在就“胜利结束革命”,胜利成果很可能落入“革命功臣”——“迈丹”三巨头及其伙伴手里,她这个昔日的反对派旗帜,却来不及“为革命做贡献”,在5月的选举中胜算会打折扣,即便胜选,日后政治利益分配也会处于不利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月21日,尚未摆脱囹圄的季莫申科,就让发言人通过政党网站发布声明,呼吁对亚努科维奇“屠杀平民”的行为“绳之以法”,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将示威者的政治胃口从限制总统权力提升到“改朝换代”的第一步,也是决定性一步,获释后的她反复呼吁示威者“呆在街上,直到革命彻底胜利”,很显然,她心目中的“革命彻底胜利”,是指自己一派彻底掌握并巩固政权。

  在2月22日的一天混乱中,本应最无措的季莫申科派却是盘点后的最大赢家:她本人获释并重返政治前台,导致她获罪的“滥用权力罪”被从刑法中“连根拔”;她的亲信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被选为新任乌克兰议会主席,阿尔森.阿瓦科夫被指定为新任内政部长。多算胜,少算不胜,在反对派的第一轮博弈中,本来最不利的季莫申科,正是一个“多算者”。

  季莫申科所呼吁的“加入欧盟”,在欧盟的不冷不热态度下恐只是一厢情愿的政治姿态,而“彻底清算”也将因实力限制和国际间“尽快了局”愿望、压力的牵制,受到极大制约,倘亚努科维奇和其背后的俄罗斯不作过于激烈的反击,迫使广场上已开始潘算“各自肚肠”的三方重新感受到共同敌人的威胁,并再次暂时团结起来,则接下来直到5月25日大选,“独立广场三方”间的博弈,将逐渐成为乌克兰政治协奏曲的主旋律。


...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24小时新闻排行
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