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的资本江湖:曾因资金腾挪入狱

中国日报网

顾雏军,一个始终与争议相伴的民营企业家。靠着他的资本运作,名不见经传的格林柯尔公司轮番上演“蛇吞象”的并购大戏,缔造了一个横跨家电和汽车两大产业的资本帝国。

但在将一系列国企收归囊中的同时,他的财富传奇在不少人眼里成为巧取豪夺、侵吞国资的代名词。一片喧嚣中,顾雏军被定罪判刑,他的资本神话也一朝覆灭。

饱受争议的热能工程师

1959年,顾雏军生于江苏扬州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由于从小聪颖过人,父母便倾其所能地进行悉心栽培他。而顾雏军也不负众望,1977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江苏工学院,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幸运儿。1981年大学毕业后,他又考入天津大学热能工程系。研究生毕业后,顾雏军留在该校热能研究所从事了近4年的科研工作。

这期间,顾雏军醉心于制冷剂的技术研发。夜晚实验室的同事都走了,他在实验室的工作才刚开始。正是因为这种勤奋,顾雏军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很多论文,以至于二十多岁便有了“顾教授”的外号。

1986年,顾雏军发表了被称为“顾氏循环”的论文,论证了一种能替代氟利昂的热力循环节能新技术。由于氟利昂破坏臭氧层、导致气候变暖,全球家电巨头都在寻找它的替代物。顾雏军的这篇论文可谓正当其时,为他赢得了最初的名声。凭借这篇论文,他很快成为全国的热循环专家和热能工程师。

此后,顾雏军开始下海。1988年9月,顾雏军宣称其研制出了“格林柯尔制冷剂”。但迎接他的却是诸多的质疑。在顾雏军对批驳者提出了“侵害名誉权”的诉讼之后,也无法消除质疑之声。无奈之下,他把目光投向了国外。顾雏军于次年在英国成立首家分销公司,随后又在美国成立了研究所、建立了一个小型工厂。

没人知道这些公司的初创资金来自何处,但顾雏军超强的说服能力的确为他的项目吸引了不少投资。曾经有一位马来西亚的华商被顾雏军说服,把积蓄多年的300万美元全部投资于顾雏军的制冷剂事业。

海外辗转数年后,顾雏军最终还是决定回国发展。顾雏军几乎没有费太多力气,就获得了一家中资金融机构1000万元的投资。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主要资产就是在天津建立的一家制冷剂生产工厂。顾雏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日后掀起中国家电产业和资本市场的阵阵巨浪。

资本市场的巨鲨

如果说技术研发是顾雏军的兴趣所在,那么上市融资才是顾雏军的毕生所求。课堂或者实验室断然不是顾雏军的理想居所,他急切的想要在证券市场和资本江湖施展身手。这不仅是因为后者能够聚集更多的镁光灯,还因为后者更能体现顾雏军敢于冒险、灵活应变的性格和人生抱负。

1996年,顾雏军来到了亚洲金融中心香港。在那里,顾雏军开始谋划搭建自己的资本运作平台。2000年7月,格林柯尔公司成功登陆对经营业绩、规模要求都不高的香港创业板,顾雏军的第一艘资本“旗舰”浮出了水面。2001年,顾雏军控股的顺德市格林柯尔公司斥资5.6亿元,收购了被誉为中国冰箱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20.6%的股权。收购科龙是顾雏军人生里程中的标志性事件,不仅使他声名大噪、逐渐广为人知,而且也为他日后的牢狱生涯埋下了隐患。

收购科龙对于顾雏军而言只是一个开始。随后,顾雏军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耗资7亿元收购了另外三家国内上市公司。2003年5月,顺德市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2.07亿元收购了当时国内另一冰箱产业巨头美菱电器20.03%的股权;2003年12月,新登场的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斥资4.18亿元,收购亚星客车60.67%股权;2004年4月,收购势头势如破竹的格林柯尔又下一城,以1.01亿元的价格入主ST襄轴,持有29.84%股权。

2004年1月25日,顾雏军在北京高调宣布,已全资收购两家欧洲汽车公司。至此,格林柯尔系已经拥有了4家A股公司和1家香港创业板公司,形成了横跨包括冰箱、空调在内的家电产业和汽车产业为支柱的跨国资本集团。

在本世纪初的那波国企改革浪潮中,地方政府“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思维主导了相关方案的制定。顾雏军正是因为洞悉到了地方政府在税收和就业两个方面的需求,所以往往能拿出击败竞争对手的并购方案。顾雏军通过他的资本之手把这些陷于困境的企业重新带进了具有活力的公司行列,并且为当地政府带来源源不断的税收。由于双方能够各取所需,顾雏军在公司注册、资金交付、信息披露等方面的越界行为往往被地方政府默许甚至纵容。

与那些闷声发大财的企业家不同,顾雏军的一举一动始终都在镁光灯的照耀之下。非但他的第一桶金成为媒体竞相猜疑的重点,连同他的财富数额也一直是媒体津津乐道的主题。在各种富豪排行榜上,顾雏军的名字总是赫然在列。2003年,顾雏军被中央电视台评选为“中国年度经济人物”,称他在国企改制中作出了重大贡献。当时,顾雏军是政府的座上宾,是解决国企危机的救星。

“郎顾之争”余音难了

然而好景不长。格林柯尔的收购、崛起速度之快,让整个市场叹为观止,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质疑。2004年,当时有“郎监管”之称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微博]在复旦大学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认为顾雏军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顾雏军则直接反驳称,郎咸平对企业一窍不通,是个到处收钱做广告的明星。一场声势浩大的“郎顾之争”由此展开。

一周后,顾雏军在香港以涉嫌诽谤罪起诉郎咸平。“郎顾之争”急速演化为公共事件,引发了一场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激烈讨论。国内的经济学家也参与其中,国企产权改革的方向引发空前的舆论质疑。

在转型和改革的年代里,个人航向很容易被不可预知的力量左右。顾雏军也无法摆脱这种命运。在今天还行之有效的做法,到了明天却可能面临法律风险。既然顾雏军的帝国以资本为起点,那么资本的江湖也成为他一生难逃的噩梦。2005年4月4日,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四省证监局联合调查格林柯尔系的 ST襄轴、亚星客车、美菱电器、科龙电器四家上市公司,由证监会[微博]稽查部门主导的二十多人工作组正式进驻科龙展开调查。仅仅3个月过后,顾雏军就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

被捕后不到两年,顾雏军倾心打造的“格林柯尔系”便土崩瓦解:尚未完成收购的襄轴宣布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亚星汽车和美菱电器分别被当地政府以诉讼和回购等方式收回股权;科龙电器的股权被海信收购……

2008年1月30日,顾雏军迎来了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出现在庭审现场的顾雏军头发花白,下垂的嘴角难掩那份倔强和不羁。法庭在长达193页的刑事判决书中,详尽披露了顾雏军在一系列重大收购中“左手倒右手”的资金腾挪大法。顾雏军最终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合并判处10年有期徒刑。

2012年9月6日,顾雏军获得减刑后提前出狱。近几年来,那些在改革大潮中风起云涌而又获罪的企业家在出狱后无一不选择低调归隐,只给当下的江湖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但顾雏军出狱后却异常高调,他聘请了知名的刑辩律师,向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正式申诉,还对一些官员进行实名、公开举报。

出狱8天后,顾雏军在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目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正式受理了顾雏军的申诉,案件的最终走向还有待观察。而顾雏军也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超天才技术开发(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名誉董事长。

在激昂的时代旋律中,顾雏军曾经是许多重大事件的中心和主角。顾雏军未来是否还能重返历史舞台也许并不重要。等待历史沧桑尽数远去,回望那些被宏大叙事所遮蔽的凡常生活,或可发现顾雏军不过是一个聪明、张狂而又执著的商人。他的惊天一怒和眉飞色舞,远比资本江湖的尔虞我诈更具有生命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