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画家住北京地下室 北漂族心酸生活谁知(多图)

中国日报网 显示图片

  北京,无论是经济还是高楼都令人目眩。

  而在这个平均月房租超过3000元的城市里,蜗居地下室成为了上百万低收入的北漂族的唯一选择。

  24岁的蒋英(音)和23岁的李盈(音)。蒋英是酒吧服务员,李盈是一家公司的职员。他们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将房间贴满粉红色的墙纸

  21岁的大雨(音),黑龙江人,在KTV工作,在这间地下室租住了一年。

  33岁的牛松(音)与他的32岁的妻子赵安生(音)在租住的地下室房间内,他们俩都是一家云南餐馆的厨师。在北京2000万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即700万外来务工人员。

   23岁的何兵(音),重庆人,在为保险推销员的面试做准备,他正在试穿一条借来的领带和一件新衬衫,何兵与两位朋友共同租了这间地下室。

  20岁的包瑞茜(音),内蒙古人,她在ipad上玩“切水果”游戏。她来北京上一个美发沙龙培训班,与男朋友一起租了这间每月400元的地下室。

  一位妇女抱着孩子走进租住的地下室。清晨他们迎着一缕阳光走到地上,成了这个头顶上的繁华城市中的一员;夜晚,他们钻入地下的陋室,继续做着自己的都市梦。

   90年代末,政府开始把一些防空洞、地下隧道外租,它们被改造后作为出租房租赁。目前北京有5500个地下室,没有人确切知道地下室居住了多少人,据估计有100万人。

  30岁的周丽梅(音)正在哺乳8个月大的孩子。周丽梅是吉林人,一家人卖掉了房子离开老家,租下了这个高层公寓的地下室,将之改造成140个房间并对外出租。周丽梅家8口人分别住在这里的5个房间内,他们依赖收租金生活。政府将这个地下室划到非安全类,这里面临着被政府整顿清查的结果,为此周丽梅的家人提出抗议并要求得到政府赔偿。

  21岁的李欣慧(音)在她租住的地下室房间内上网,她是天津人,离开家6个月,在一家传媒公司当销售,每个月需交房租400元。

  不少名人成名之前都在底层默默忍耐和奋斗。比如某知名美女画家,就有一段无名时期心酸经历。

   她的朋友回忆到:我们住在回龙观的二拨子新村,一个名字很怪的地方。不是回龙观新开发的那些小区,而是为原来当地的农民回迁准备的一片居民区。

  房租很便宜,平均每个人大约只要200块钱。就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才在这里安顿下来。

   每天上下班如果坐公共汽车的话一共要花大约四个小时,而且晚上8点以后就没有车了。当时小编们经常加班,晚上十点以后才干完是常事。

  如果那个时间要回家就只能打车,一趟就要30块钱左右。如果索性不回家夏天还好,春秋冬三季一到后半夜,办公室里就会变得非常冷,而且办公室没有沙发,我只能蜷缩在两张拼起的折叠椅上睡觉,这样根本谈不上恢复体力。

  这样一个月偶尔熬上一两天还可以,时间长了难免受不了。结果后来收入就变成一大半都花在了路费上。美女画家的收入更紧张。

  地下室虽然苦了点,但是离上班的地方很近,但是搬到回龙观以后,每天在路上花费大量时间和体力让她根本没有精神画漫画,最后只好决定辞职。

   辞了职,收入就只能靠作品。当时她大概几个月才能发表一篇短篇,所以收入拮据不言而喻。

  在二拨子的那段时间里,她完成了后来很多人很喜欢的那篇作品,大概可以说作品中那忧郁和无奈的情绪正是她当时状态的写照。

   考虑到她当时还处于短篇创作阶段,在多处露面可以更有利于作者的宣传,所以这篇稿子先是投给了漫友。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她已经快要吃不上饭了,而漫友的稿费听说可以更发得快一些。

  稿子投过去不久,负责的编辑就告诉她,可以在最近一期上刊出。然而一个月过去了,稿子没有登出来,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有。

  虽然只是一次无奈的巧合,导致的直接结果却是她的经济状况更加困难了。

  本来已经拖了两个月,就算当时就决定使用,那么杂志制作需要一个月,发表之后还要两个月之后才能领到稿费,这样前后加起来,结果就是她将近半年没有收入。

  她就自己躲在屋子里泡一碗比较便宜的方便面,然后一直吃。对,就是一碗面,中午起床泡上,吃几口,然后去画画,晚上累了再吃几口,然后去画画,半夜饿了再吃几口。

  凡正她的饭量小,有的时候这一碗面竟然可以持续吃上好几天。大家都知道,面条泡久了是会发胀的,口感……就不用说了。

   偶尔进她的屋子,在她的电脑旁看到一碗褐色的奇异的东西,问她是什么,她就会回答:“不要扔,那是我的方便面,我还要吃的。”

  交房租的日子到了,两个人都没有钱,只好向谷强借钱交房租。但是除了房租之外,又不好意思再借吃饭的钱,于是就只好饿着。

  记得有一次她的口袋里已经一块钱都不剩了,而我还有一点点钱,我们两个当时躺在她屋子的床上,我说:“我用这点钱去买点东西,咱们两个吃。”

  她却摇摇头:“别去,我有经验,只要一直躺着不动,就可以不耗体力,还能撑几天。你现在如果出去买东西,体力一下子就耗完了。

  在这里想跟其他还想来北京的外地朋友说一下(如果还有的话),在收入有限的情况下,地下室和郊区的楼房之间尽量选择租郊区的楼房,但是郊区和市内的楼房之间还是尽量选择租市内的。

  虽然房租上可能会贵了将近十倍,但是生活环境对人的心情和工作状态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二拨子,住处距离最近的超市大约要步行近半个小时,这并不算远,但是这条路上没有任何树木和建筑可以遮荫,只有无穷无尽的从附近工地刮来的黄沙尘土,在气温40多度的北京炎夏,那简直就是地狱。

   偶尔甚至还可以看到蝗虫。房间里当然是没有空调的,所以一天到晚都开着窗子,到了晚上,猫咪最大的娱乐项目就是在床上捉蛾子,

  超市是我们那附近唯一可以闲逛逛的地方,除此之外基本没处可去。像美女画家就索性整天待在家里,除了漫画圈子的聚会(通常有人请客)之外,一两个月才出门一次。

  就在租房合同到期的前几个月,非典开始了。住在那里的其他人都尽快地离开北京避难去了,只留下三个朋友。

  三个人相依为命,似乎也没什么可觉得害怕的。真正可怕的并不是疾病,而是人。很快,居民区开始设关卡,禁止外人出入,尽管他们不能把付了房租的我们马上赶出去,但却可以百般刁难。

  只是出门去买点菜,前后花费不到十分钟,再回来就要接受没完没了的诘问和盘查,甚至语带侮辱。

  软磨硬泡,连哄带骗,终于拖到非典刚刚过去的时候,他们找到了新的住处,租房合同也已经到期。

  最后搬家的那一天,房东突然又出现了,而且还带着他二十多岁的儿子,两个男人赤裸着上身,一个站在门口,另一个则在房子里转来转去,告诉我们“客厅的玻璃有一个洞,要赔50块钱,厨房的洗手池管道松了,要赔一百块钱。

  最后的结果,是她们把所有不打算搬走的旧洗衣机、旧显示器、旧桌椅……全部留给了房东,还加上两百块钱,这爷儿俩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朋友小张也到北京居住,她们去参观了小张的住处。

  来到小张的住所之后,她们每个人都吓了一跳。或许在看过前面之后大家觉得我在二拨子的生活已经算是清苦了,可是和张腾比起来,那简直可以说是豪华。

  他们住的那一带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楼房,他们住在一幢二层的小楼,不过与其说是住在二楼,还不如说是住在小阁楼上。

  他们两个人只有一间房间,四壁透风,门上的玻璃还有裂缝。屋子里除了他们的床和画画的桌子,就没有什么地方了。

  朋友一共去了三个人,加上他们两个,在屋子里就有点转不开身。

  他们有一台电视机,忘了那本来就是黑白电视,还是因为太破旧所以看不到彩色。还有一台二手的ps。

  小张说,他用上一次的稿费买了这个,因为他觉得除了画画之外,他们总还是需要有些娱乐的。

  这台被他视若珍宝的破旧ps,就是他们全部的娱乐。在那里笔者第一次玩到了海贼王的ps游戏,还玩得很高兴。

  他们没有电脑,当然是因为没钱买。所以当我们建议他用电脑上网点可以省掉买网点纸的钱时,他显得很为难,还考虑了一下在网吧上网点的可行性。

  他们没有煤气,也没有暖气,记不清他们当时是靠烧煤还是煤气罐来取暖了。当然,做饭也一样。因为吃不起外面卖的东西,所以这两个男孩子每顿都自己做饭。

  还记得小金一直笑着说,他们两个在家里都没烧过这种东西,特别是小张,笨手笨脚的总让人觉得他会不小心把炉子弄爆炸。

  “我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呀!”虽然只是句玩笑话,却让人听得心酸又害怕。

  那时是冬天,屋子里很冷,他们的炉子也不是随时都点着的,因为太浪费。这样的环境要怎么画画呢?有点不敢想象。

  一群爱画画的朋友相互支持、鼓励走过最艰难的时光。还记得美女画家曾经开的玩笑:大家都说我皮肤白,头发又黑又直,像女神。

  但其实白是因为常年住地下室不晒太阳,头发是没钱去理发店打理,所以越来越长。

  北漂的你们还好吗?

  先来看两张图~

  先来看两张图~

  别急,下面先来算算账。

  月薪5000,不吃不喝的话,也就是1年能赚6万。

  10年就有60万。

  延庆:平均每平16515元,买房后月供4900元。

  密云:平均每平14776元/m2,买房后月供4300元。

  昌平:平均每平21164元/m2,买房后月供 6100元。

  顺义:平均每平21577元/m2,买房后月供 6100元。

  平谷:平均每平13810元/m2,买房后月供 4000元。

  朝阳:平均每平41735元/m2,买房后月供 12000元。

  石景山:平均每平32492元/m2,买房后月供9300元。

  丰台:平均每平33291元/m2,买房后月供9600元。

  西城:平均每平67193元/m2,买房后月供20000元。

  通州:平均每平21155元/m2,买房后月供6100元。

  房山:平均每平15885元/m2,买房后月供4300元。

  门头沟:平均每平19040元/m2,买房后月供 5500元。

  目前北京的房子,二手房的价格和新房的价格差不多。月收入多少不重要,关键要看你能存多少了。

   1、如果每月要租房,就干脆买个房;用贷款还;房子除了给你安全感,毕竟还是最有保值能力的不动产;

  2、如果目前钱不多,不必一次到位。可以先买户型小、位置好一些的(比如有地铁或者即将开通地铁的),条件好了,再换房(小户型出租和转手都容易);

  3、贷款时候,尽量使用住房公积金。如果是两个人供房,公积金能够减轻不少压力啊;

  4、多关注北京的轨道交通。有地铁的地方,出行成本会大大降低,房价会升值。新房基本都是期房,你买了一年后能入住就不错,所以,可以关注两年后即将开通的地铁线路;

  5、北京的南城如大兴等地,目前是北京有空地不多的地方,地的价格也比较低,未来可能会成为开发重点。可以关注;

   6、如果打算在北京工作生活10年以上,就买房吧。过了今年下半年,如果中国经济没有大滑坡,越早买房越好!

  其实地段房子不同单价不同,高的3到4万,低的偏远郊区不到一万的也有,首付40万也能在地铁的末端买个小户型呢。

  对长期工作、生活在“帝都”的漂一族来说,最大的梦想恐怕就是买一套房,告别寄人篱下的租房生涯。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在当今房价面前,到底月薪多少才能在北京买房?

   网上有个朋友,在北京是个小白领,月薪5000,看看他是怎么用一年时间在四环买房吧。

  一年间,他上班坐公车,学着自己做饭,不去酒吧,一年后,他用辛苦攒下来的3万加上他爸给的500万在四环边上买了套不错的二手

  房。

  也有人说在北京月入5000连租房都成问题。一网友在北京一家公司画图,5000元是扣税扣保险后的全部工资奖金(还是说实际到手的比较实在,说理论工资没意义),全年大约6万年收入。

  作为一个本科学历,几年前从老八校毕业后,这个待遇很普通,也很普遍,工资高的人也有很多,但基本上是管理和高级人员,比如总工;工资低的也有很多,大多是刚参加工作或学历不高的。这个收入算是中间层的。

  后来有他有了女友,于是准备买房,在北京安个家。现在5环外的房子均价已经过6000了,哪怕是不起眼的二手楼,大多也开出4、5千的价格,看中一套80平米的房子,这并不算奢侈,首期和简单装修一共要30万。

  女友年薪才3万,跟同事合租的宿舍,当然不会有存款。所以除去他现有的2万元,还要凑28万付首期,如果每年存5千,也要48年后才可以按揭买套自己的房子住,但不可能48年后才结婚啊!

  看完上面,用指头算算你经过10年的奋斗能买房娶老婆了吗?

  如果交了首付的话,5000元工资应该还够交房价最便宜的平谷的月供?

  屌丝瞬间看到了曙光呢,还是有望在北京买房娶老婆的。

  你能不吃不喝吗?

  别做白日梦了,这样谁愿意嫁给你?!

  北京一对夫妇的小窝装修终于破土动工了,除了些许的兴奋就是莫大的期待和莫名的忐忑,憧憬小窝竣工的温馨一刻同时也担心必将超支的预算。开工日期7月9日,竣工日期8月8日,预计历时1个月。先上一张原始的户型图。

  门厅篇:一进门正对面,这是原来的门厅。

  改造前,从厅里看门厅。

  改造后,从厅里看门厅的效果。

  卫生间篇:原来小的可怜的厕所,想把厕所往门厅处扩展,空间能大一些。原来厕所的门朝客厅开。

  现在卫生间的门。

  改造之前的洗手间内部。

  改造之后的西墙和南墙。

  现在西墙是门,北墙。

  卫生间的南墙和东墙:装修之初的样子。

  改造后的样子。

  改造后的样子。

  厨房篇:原来的厨房。

  现在的厨房。

  改造后的厨房。

  装修之初的厨房南墙。

  改造后的效果。

  改造后的样子,安装了各种厨电。

  厨房西墙在装修之初的样子。已经把燃气表改到外面来了,很遗憾之前忘记照最原始的了。

  改造后的样子。

  变身成橱柜一角,收纳好帮手。

  客厅篇:改造前的样子。

  变身后的样子。

  这是现在的样子。

  客厅东墙在装修之初的样子。

  改造后的样子。

  改造后变成这样。

   卧室篇:这个是改造前的卧室,打算隔成两间,方便偶尔造访的客人和家里人来小住。

  改造后,这个地方变成了现在的小卧室。

  改造后,这个地方变成了现在的小卧室。

  这里还能身兼小书房的功能。

  窗框和玻璃还没安装。

  小卧室的东墙装修之初的样子。

  如今变成了一张小沙发的惬意休闲位置。

  新的小卧室一角。

  因为是后隔出来滴,所以就上个最初隔出来的图吧,北面的墙。

  大卧室东墙:装修之初的样子。

  改造后就是床的靠墙。

  改造前,大卧室的阳台。

  在装修的时候,大卧室暖气处的样子。

  现在的样子。

  暖气位置正对着大卧室的门。

  窗帘做好很久了,因为一些工程土比较大就没挂上,周末把屋子打扫了一下,窗帘都归位了,还是比较满意地啦。卧室的纱帘,很喜欢。

  下面是客厅里地,拉上纱帘美美哒。

  周末又购置了两个脚垫,发上来看看。第一个在卫生间门口滴。

  第二个在厨房门口。

  北京,无论是经济还是高楼都令人目眩。而在这个平均月房租超过4000元的城市里,蜗居地下室成为了上百万低收入的北漂族的唯一选择。他们有的人单枪匹马来闯荡,有的人携家带口来定居。不管是为梦想还是为生计,他们都选择坚持在这里。北漂的你们,现在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