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希望等23家饲料厂被列入滥加违禁药“灰名单”

中国日报网 显示图片

中国青年网济南4月6日电(刘畅 宿希强)央视“3·15晚会”曝光养殖业滥加喹乙醇等违禁药现象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事实上,饲料中滥加违禁药的不仅是一些中小企业,记者从山东省畜牧兽医局获悉,包括东方希望在内共23家饲料企业被列入“重点跟踪监管”灰名单。而在养殖产业链条中,种种违规乱象折射出的是监管之困。

饲料生产企业“灰名单”

据央视“3·15晚会”报道,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莱芜市牛泉镇的部分养殖户,违规向饲料中添加喹乙醇等抗生素类兽药。一些饲料生产企业如山东菏泽成武县旺泰饲料有限公司江苏远方中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郑州百瑞动物药业有限公司,漯河市宇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新纪元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等厂家生产的饲料添加剂中,也存在违规添加问题。

山东省畜牧兽医局提供的《重点跟踪监管的23家饲料生产企业名单》。中国青年网记者 宿希强 摄

在山东省,饲料生产企业违规添加违禁药物的情况究竟如何?山东省畜牧兽医局提供的《重点跟踪监管的23家饲料生产企业名单》显示,2015年至2016年度,共有23家饲料生产企业因被检出喹乙醇或喹烯酮严重超标,被列入重点跟踪监管“灰名单”。

这些企业分别为:蒙阴金禾饲料有限公司、临沂市众兴饲料有限公司、淄博晟和牧业有限公司、东方希望(青岛)动物营养食品有限公司、山东阳信兴旺饲料科技有限公司、济南金三沅饲料有限公司、临沂市河东区质德饲料有限公司、青州市牧星饲料有限公司、巨野东方希望动物营养有限公司、阳谷丰沃新农饲料有限公司、济南东方希望动物营养食品有限公司、潍坊谷瑞丰德饲料有限公司、济南雄旺饲料有限公司、聊城市东昌府区昌大饲料厂、泰安市展东饲料有限公司、昌邑正虹饲料有限公司、临沂市河东区惠和源饲料有限公司、无棣瑞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宇星饲料(德州)有限公司、潍坊大信饲料有限公司、菏泽环山饲料有限公司、日照市恒邦牧业科技有限公司、章丘市科鑫饲料厂。记者注意到,其中喹乙醇或喹烯酮最高检出值高达277mmg/kg。

据山东省畜牧兽医局饲料处副处长孔凡德介绍,这些饲料包括兔料、猪料、鸡料等,均为不应检测出喹乙醇或喹烯酮的饲料。

中国青年网记者梳理发现,上述23家企业中,不乏大品牌规模企业的子公司,其中仅东方希望就有3家子公司。包括东方希望(青岛)动物营养品有限公司,巨野东方希望动物营养品有限公司和济南东方希望动物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而在“3·15晚会”中被曝光的永良獭兔场,饲喂的就是济南东方希望饲料厂生产的专用饲料。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希望集团是刘永行于1982年创立,目前已发展成为集农业、重化工业产业链等为一体的特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据百度文库收录的数据资料,东方希望2013年登上全国饲料产量前十排行榜,位居第七名,2013年度饲料产量为434万吨。

而相似情况还有:临沂市河东区质德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山东质德农牧集团;阳谷丰沃新农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山东丰沃新农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昌邑正虹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正虹集团;临沂市河东区惠和源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山东惠和源农牧集团;潍坊大信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大信集团;菏泽环山饲料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为环山集团。

有兽药店半公开违规售卖违禁药

在兽药售卖环节,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中国青年网记者在走访过程中,据多家养殖户反映,违禁药物就来自当地的兽药店。

而在调查中,记者确实发现一些兽药店半公开销售喹乙醇原药。在济南章丘市兽医站第一门诊部,喹乙醇原药每斤售价30元,记者很容易就买到了4斤。一些附近的养殖户反映,他们在饲料里添加的喹乙醇就来自于这里。

  在章丘市兽医站第一门诊部售卖的喹乙醇原药。视频截图

山东省畜牧兽医局药政处处长陶开宇向中国青年网记者明确表示,喹乙醇原药不能直接卖给养殖户。章丘市兽医站第一门诊部的销售人员也清楚“纯粉他查,不让卖”,但他似乎有恃无恐,自称该兽药店“是畜牧局的”。

不过,章丘市畜牧局副局长王京安否认章丘市兽医站第一门诊部是畜牧局下属的兽药店,他解释,这是有历史背景的,“现在和我们畜牧局没什么关系了。”即便不是畜牧局的兽药店,畜牧部门日常是如何监管的呢?王京安对此避而不谈。而就养殖业链条上的各环节监管情况,这位分管副局长均表示“咨询专家后回复”或“市里统一发布相关情况”。

记者了解到,养殖户们向饲料中添加喹乙醇等违禁药并不困难,原因就在于当地的兽药店半公开销售违禁药。而养殖户之所以添加违禁药则是因为“便宜,好用”,目前的替代药物被认为“太贵”。在他们看来,养殖业风险颇高,“很容易不赚钱甚至赔钱。”

“堵不如疏,国家正在加紧推出可替代的中医药”。 陶开宇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为了加强兽用抗菌药物管理,综合治理兽药残留问题,有效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性,农业部兽医局邀请了相关方面的专家,研讨修改《全国兽药残留监控和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行动计划》。

监管之困

在被“3·15晚会”曝光后,山东省畜牧兽医局迅速展开了行动。记者了解到,当天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山东省公安厅和各地畜牧兽医部门、公安机关就开展了联合执法检查。

据通报,在济南章丘,现场查封了永良兔场饲料5.1吨,控制了兔场负责人李某;在济宁嘉祥,现场查封了远东经销站“速肥肽”、“造肉一号”,控制了当事人张某,嘉祥县畜牧兽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在莱芜,现场查封牛泉兔场硫酸粘菌素预混剂一宗,公安部门已受理案件并启动调查程序;在菏泽成武,现场查封旺泰公司饲料十余吨、喹烯酮5公斤左右,控制了企业法人代表袁某、工人刘某。

经山东省兽药质量检验所检验,山东恩康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硫酸黏菌素预混剂为假兽药。根据规定,收回其《兽药GMP证书》,并对该企业生产的假兽药依法处罚。

3月21日,山东省畜牧兽医局下发《关于加强兽药GMP跟踪检查的通知》,重点检查上一次跟踪检查发现的缺陷项目、企业产品年度质量回顾、被举报曝光的企业。对于在上年度监督抽检中出现产品不合格、监督检查中存在严重缺陷或一般缺陷较多、因违法违规生产受到行政处罚、因涉嫌违法生产被举报频次较高的兽药生产企业,将其纳入当年度跟踪检查计划。

目前,山东省正在开展饲料中非法添加使用药物集中整治行动,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隐患摸排和执法大检查,集中清缴报道涉及的“速肥肽”“造肉一号”“味霸”“厚祺峥重”等问题产品,并对养殖中使用禁用、限用兽用抗生素进行重点治理。

“我们对违法违规情况发现一起处理一起,绝不姑息。”山东省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过,现实中他们也经常遭遇尴尬。

一个小例子是:“3·15”节目播出后,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安排在莱芜查处违规养殖户,“本来几个小时就可以查处完,结果却用了一天多……”山东省畜牧兽医局一位负责人无奈地表示,因为对农户的监管,山东省畜牧兽医局没有执法队伍,莱芜市畜牧兽医局也没有执法队伍,只能协调公安、食药等部门。“查他,畜牧局不行啊,查的时候,执法人员得亮证,你亮啥?你没有。”

山东省畜牧兽医局药政处处长陶开宇还提到,监管中还存在人手少、财力不足,养殖户与饲料企业逃避监管等现实困难。

“不过这种情况以后会改善,”陶开宇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他们正在加快推进山东省兽药监管追溯系统的普及工作,兽药经营企业下载安装该管理系统,并完善企业信息、上传兽药经营相关数据后,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就可以对兽药经营企业进行实时监管。

来源: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