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物价 打响宏观调控"一号攻坚战"

2012-01-05 07:30:00 来源:解放军报
打印文章   发送给我好友

稳物价 打响宏观调控

为平抑物价,宁夏银川从去年10月24日起开始,实施百天蔬菜价格临时干预政策。图为在宁夏银川北环蔬菜批发市场内,一位商贩将刚刚运到的大白菜摆放整齐。

(2011年11月11日摄 新华社发) 

稳物价 打响宏观调控

2011年12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称,11月份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2%,增速回落了1.3个百分点,涨幅创年内新低。

之前一路狂奔的物价烈马,终于被收紧了缰绳。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国内流动性过剩以及成本上升等多重因素驱动,这轮肇始于2009年底的物价上涨,曾在去年7月份达到顶点:当月CPI上涨6.5%,创近年新高。

作为经济运行的“晴雨表”和百姓生活的“温度计”,物价的波动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影响全局的社会民生问题。为抑制物价过快上涨,中央频频“亮剑”,有针对性地打出了一套控物价、保民生的“组合拳”。

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掷地有声地说,“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此后,多位中央领导同志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要把稳物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上。

“中央在部署去年10项重点工作中,把保持价格总水平的基本稳定列为第一条,这是多年来没有的。”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感慨地说。

物价,关乎经济运行状况,关乎百姓冷暖。稳物价,成为2011年度中国宏观调控“一号攻坚战”!

管好“闸门”――

货币政策转稳健 货币供应量减少

2010年12月,为2011年经济发展“定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

这是在特殊时期举行的一次重要会议。其时,物价全年持续在高位运行,11月份CPI已同比上涨5.1%。在一片“涨”声中,人们期待此次“定调会”能下猛药、出重拳,抑制过快上涨的物价,减轻群众生活负担。

正如大家所期待,此次会议提出,把稳定价格总水平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为此,中央决定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这是我国货币政策继2008年的“从紧”和2009年、2010年的“适度宽松”后,再次回归长期实施的“稳健”。

“前两年,中央果断出台总额4万亿元的投资计划,这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提供了充足‘弹药’,对经济企稳回升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客观上也造成了国内流动性充裕,对价格形成较大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说,价格犹如船,货币好比水,水涨自然船高。

中国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向“稳健”,发出了一个鲜明的信号:减少货币供应量,收窄涨价之源。从2011年开始,央行已连续12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5次加息,管好流动性这个“闸门”,控制信贷规模,剑指通胀。

除了“收”,有关监管部门还加强了“堵”,严控境外热钱流入。“西方一些国家实施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全球流动性充裕。境外热钱由于普遍看好中国发展、人民币升值等因素,伺机涌入内地,炒作房地产、债券和股票市场等,对物价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张立群说。

“各种货币政策工具的灵活运用,加强了流动性管理,保持货币信贷适度增长,为控制物价过快上涨创造了货币条件。”民生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滕泰说,目前,货币供应已经从相当高回落到很低的水平,货币量的持续收紧对物价产生的收缩效应正在逐步显现。

牵牢“牛鼻子”――

确保农产品供给 削弱涨价“推手”

去年12月24日上午,在北京西城区三里河东路边上的美廉美超市,记者见到了正在采购蔬菜的崔凤英大妈。谈起物价形势,她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去年食品价格让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猪肉价格的疯长。“最高峰时的猪肉价格一周上涨5元以上,一个月就翻一番还多。现在还好,价格又下来了些。”

以猪肉、蔬菜等为代表的食品类价格的轮番攀高,是此轮物价上涨的幕后“推手”。“在我国CPI的变动中,70%左右来自食品价格的波动。”滕泰说,这其中肉类又占较大比重,去年6月,猪肉同比涨幅高达57.1%,对当月CPI贡献度高达21.4%,当时的CPI被人们戏称为“中国猪肉指数”。

稳物价的“牛鼻子”,就是确保农产品充足供给。正所谓,农业丰,百姓安;粮价稳,百价稳。中央明确提出,稳定物价关键是要扶持农业生产,坚决落实“米袋子”省长负责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

如今,中央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效应已初步显现出来:去年我国粮食生产迈上了1.1万亿斤新台阶,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实现连续8年增产;各地投入蔬菜基地和大棚建设资金超过100亿元,全国秋冬蔬菜种植面积较上年增加800万亩;农民养殖生猪的积极性增加,截至去年10月底,全国生猪存栏达到47516万头,超过了2009年的最高存栏量。农产品的供应得到了保证。

从目前市场行情来看,蔬菜和肉类价格基本趋稳,有的甚至有所回落。但元旦和春节的到来,将刺激消费,预计对食品类价格会有小幅拉动。

这轮食品价格的上涨,再次暴露出我国农产品生产的一个致命弱点:价格波动幅度大,“暴涨――暴跌――暴涨”这一恶性循环,始终在上演。

“就拿猪肉来说,无可否认,猪肉价格上涨有着养猪成本上升的因素,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2010年上半年猪价一度大幅下跌,养一头猪可能还要亏损上百元,结果造成了全国性的散养户加快退出养猪产业,这就导致去年生猪数量减少,生猪及猪肉价格持续上升了。”滕泰说,现在生猪存栏量上去了,等它们全部投入市场,猪肉价格可能又会暴跌,然后又开始新一轮循环。

蔬菜等其它农产品价格波动周期,与猪肉相似。“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政府加大农业市场信息的监管力度,及时发布‘菜篮子’产品的生产情况和供求变化信息,积极引导生产和市场流向。同时,农业生产者也要密切关注市场,多些理性判断,不要盲目‘跟风’种养。”张立群说,还要加大仓储建设,旺季仓储,淡季上市,既解决旺季农民“卖猪难”、“卖菜难”,又可在淡季供应市场平抑物价。

畅通环节――

降低商品流通成本 让农民市民都满意

2011年12月25日,时值周日,记者来到有“北京菜篮子”之称的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在与摊主李大刚攀谈时,记者向他打听了一下行情:

“生菜多少钱一斤?”

“1块7。”

“尖椒呢?”

“2块6。”

记者了解到,这些蔬菜从田间往外卖时,只有几角钱一斤,有的甚至几分钱,但由于流通环节过多,价格也不断攀升,到了菜市场就是现在这个价格了。“事实上,我们赚的也是微利,大头让中间环节赚了。”李大刚无奈地说。

“蔬菜从田间到餐桌,一般要经过收购、运输、一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零售这5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成本,必然层层加价,其结果形成了蔬菜产地与餐桌之间的价格落差,造成了‘菜农贱卖,市民贵买’这样一个怪圈。”滕泰告诉记者,不仅蔬菜如此,所有的商品从生产到使用都需要经过流通环节,都或多或少存在流通成本,并在价格上有所体现。

有关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这其中,运输费用又占物流总费用的50%。曾轰动一时的河南“368万天价过路费”一案,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公路运输成本之高。

在层层流通中,农产品损耗较大,蔬菜等农产品因为保鲜期短,损耗一般达到1/3。菜市场摊位经营成本也加重了,摊位费、水电费、房租费等近年来都大幅上涨。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这些成本最终都要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为降低流通成本,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措施:把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扩大到全国所有收费公路,每年可降低运输成本超过130亿元;推行农产品和超市对接,平均降低流通成本10%―15%;全面清理公路收费,严厉整顿通行费收费标准偏高等违规及不合理收费;去年12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加强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免征蔬菜流通环节增值税。

流通环节少了,省下来的钱让利给农民和消费者了,两头皆大欢喜。

医治“顽疾”――

加大价格监管力度 严打投机欺诈行为

相信许多人至今仍记得,2009年有段时间,大蒜的价格像坐上了火箭一样,直上云霄,价格涨幅一度超过100倍,甚至比肉、鸡蛋还贵。

“蒜你狠”这个时髦词语因此诞生,此后又接连出现了“豆你玩、姜你军、油你涨、糖高宗、苹什么、辣翻天”等,掀起了一波波“疯狂秀”。

这些明显有违价值规律的疯狂行为,之所以轮番上演,除了自然灾害等天气因素导致农产品减产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市场游资的投机炒作。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游资肆意炒作,既扰乱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又增强了老百姓的通胀预期,必须要严格监管。

对这些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行为,有关职能部门及时出手,打击中间商炒买炒卖,不让炒家乘机抬高价格,从中渔利,人为制造市场恐慌。从2010年起狂涨的白糖,去年经过国家多次临时抛储,缓解了市场需求,使得去年白糖价格平稳度过了新糖源未上市的时期,“糖高宗”渐渐远去。

针对一些企业搞价格欺诈和散布不实涨价信息,监管部门重拳出击,加大查处力度。2011年春节前后,家乐福、沃尔玛超市19家门店涉及价格欺诈,被查处后,门店最高罚款达50万元;去年5月份,联合利华(中国)有限公司散布涨价信息,被罚款200万元;前不久,珠海港华侨实业公司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茅台酒价格,被罚款50万元。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说,打击价格违法行为的力度在不断加大,价格主管部门开展了反价格欺诈、打击恶意囤积等专项整治行动。仅去年前11个月,就查处价格违法案件近3.6万件,实施经济制裁16.88亿元。

有专家建议,要防止“蒜你狠”之类情景再发生,除了政府职能部门加大监管外,还需要消费者理性消费,不要盲目抢购,从而强化通胀预期。

保障民生――

向困难群体发放补贴 让居民收入跑赢CPI

36岁的张建设是北京市一名“的哥”。记者近日在一次打车时,与这位健谈的师傅聊了起来。谈起当前的物价,张师傅有一肚子话要说。

“现在物价上涨厉害,生活成本明显提高。老婆去超市、菜市场购物,都是反复比较看哪个便宜。在银行存有那么一点家底,但现在利率低,扣除物价上涨,其实是负利率。”张师傅说,存在银行里的钱是在一点点“缩水”。

如张师傅所言,物价上涨,中低收入家庭受冲击最大。因为在他们的消费支出中,食品所占比重较大。他们的生活受物价上涨影响最深,最需要帮助。

为了保证中低收入家庭的生活不受大的影响,全国绝大多数省区市都已建立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政府临时发放价格补贴。据统计,去年以来,各地已发放200亿元以上的价格补贴。

“这一机制覆盖城乡低保户、优抚对象等,对于从制度上保证低收入群众生活不因物价上涨而‘受伤’,并逐步得到改善,发挥了积极作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说,这一机制将很快在全国各地普遍建立起来。

向困难群体发放价格补贴,是雪中送炭,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从中长期来看,随着劳动力、土地等成本不断上升,物价上涨是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保障低收入群体的生活不受影响,更积极的做法是,让有劳动能力的人尽可能实现就业,并确保工资水平跟上物价上涨的步伐。

有专家建议,2010年我国有30个省区市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去年前9个月又有21个省区市上调该标准。如果比照《最低工资规定》中“两年至少调整一次”的要求,这样的频率按说已到位。但在去年物价上涨较快、持续时间较长的情形下,人们期待最低工资调整的频率能够更快一些、幅度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