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亚太|北美·欧洲|中东·中亚|非洲·拉美|中外关系|国际组织|时政专题|
台湾资深媒体人康仁俊:江宜桦扶正 朱立伦不宜冒进
2013-02-07 08:39:00  来源:人民网

打印文章 发送给好友 分享按钮
[提要]  康仁俊,台湾资深媒体人,不但拥有长期一线电台工作经验,更在政治领域有很深入的报道经历。康仁俊(以下简称“康”):江宜桦的个人特质,以及目前台湾官场的环境决定了他的快速升迁。

康仁俊

  康仁俊,台湾资深媒体人,不但拥有长期一线电台工作经验,更在政治领域有很深入的报道经历。作为台湾多档政论节目的常见嘉宾,康仁俊和其他观点激进、表演欲极强的名嘴不同,他温文尔雅,总是结合自身经验娓娓道来。昨日,针对新“内阁”人事案,康仁俊向导报记者聊起了他的观察。

  关于新“阁揆”人选

  江宜桦最契合马英九用人哲学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台湾舆论都在说,江宜桦是一个传奇,五年内平步青云到现在升任为“行政院长”,这种经历在台湾官场属“非主流”。为何他能受到如此重用?

  康仁俊(以下简称“康”):江宜桦的个人特质,以及目前台湾官场的环境决定了他的快速升迁。这几年,台湾官场在“行政院长”及“部会首长”这一级别,任期都很短。他们或遇到天灾人祸,或受国际经济大环境影响,接连“下课”,成为“短命”官员。而根本原因在于,台湾这些年陷入民粹思维的泥潭,短时间内做不好的官员就要“被下台”。其实,对于官员来说,在短时间内施政不见起色,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台湾,如果这样就得换人。如此情况下,大家就会发现,有专长的官员挑大梁或回锅的几率还是蛮高的。而江宜桦算是这股潮流中的佼佼者,他不但像坐上电梯,更简直就是坐上了直升机,官运一路亨通至今。

  现在的主政者马英九,其用人标准很简单,他不喜欢有太多政治经验的人,他喜欢博士、喜欢学者,喜欢和他一样干干净净的人。所以,江宜桦应该说是最契合马英九的用人哲学。但要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几年台湾有很多学者出来从政,下场似乎都不是很好。

  记:目前舆论对江宜桦评价并不是很高?

  康:最近台湾“总统府”关于江宜桦的介绍,“歌功颂德”的倾向太明显,这让各家跑线记者都反感,更不要说其他人。在官场讲究位阶、辈分、能力,以及其他很多没法拿到台面上明讲的东西,大家都在看。

  记:那对江宜桦领衔的新“内阁”,您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康:历数江宜桦过去的政坛履历,他真的没有太多漂亮的成绩,或者他此前工作的部门是“冷衙门”,或者他担任的就是幕僚角色,做不出什么成绩,也看不出他的能耐。可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大家都拿着放大镜在看。对于江宜桦来说,他的考验才正要开始。江宜桦是不是有能力比前任做得更好?是不是可以带领台湾冲出经济泥潭?是不是有可能比其他“院长”做得久一点?能不能让台湾民众尽快对经济改革“有感”?诸多议题,我都有期待。

  关于2016国民党内“卡位战”

  朱立伦目前最应韬光养晦,继续深耕新北

  记:有评论说,在国民党内新世代问题上,江宜桦已经“一枝独秀”了。对此,您怎么看呢?您现在主跑朱立伦一线的新闻,有没有去问过他对新“内阁”的评价?

  康:江宜桦被扶正接任“阁揆”后,最让人感兴趣的,恐怕是国民党中生代权力接班的问题。在我看来,朱立伦毕竟是历练过“行政院副院长”职务,在党内,他很有接班资本。现在到新北市,若想要更上一层楼,朱立伦必须考虑培养自己的人才班底,拓展他的人脉关系网。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朱立伦现在最应韬光养晦。

  此外,朱立伦对新北市民是有任期承诺的,所以目前即便有机会找上他,他也不会轻易“动”。至于国民党其他可能接班的新世代,现在这个阶段,谋而后动才比较稳妥。

  江宜桦和朱立伦是“建中”的同学,新“阁揆”消息一出来,我们都有去问朱立伦,他当然对江宜桦很肯定,说他是有能力的人,可以做好。其实,对于朱立伦来说,他不能只看着2016年,要看得更远。目前,朱立伦就应在新北市这个舞台,继续耕耘,储蓄能量,做长线经营。

  记:您认为目前朱立伦最适合在新北市长这个位置上?

  康:对,毕竟他是地方父母官,而且新北市幅员广阔、人口众多,这里的各类问题,对于他未来的仕途绝对是最佳“试验场”,这里做好了,未来放到更大舞台,才更有资本。而目前朱立伦在新北市做得不错,民众支持度很高,与其去冒进提前“卡位”,不如先安稳做好本职工作。

  关于政论节目

  政论节目非蓝即绿,收视压力大

  记:像2012“大选”期间,您很长时间都在年代电视台做制作人,那时候年代选举新闻,主打内容就是捧宋楚瑜,好像没有哪个电视台有像年代电视台那样,给宋楚瑜那么多时间。是不是有年代电视台的政治押注因素?

  康:现在的台湾政论节目生存压力都很大。台湾政论节目一直都是非蓝即绿,色彩鲜明。2012年“大选”期间,年代电视台的高层就在考虑,若还守着一边,顶多就是瓜分蓝绿一小部分的收视群体,收视率并不会“冲”到很高。可若找到一个中间缺口,蓝绿都很关注,从节目制作效果来说,可有效解决重合问题,就能顺势抢到观众。而宋楚瑜就是这样一个中间缺口,可以让节目塑造出完全不一样的内容。后来,各项收视率调查也证明,这项操作是成功的。至于电视台高层的政治押注,我不敢说有,但这是电视人的一种操作手法。而宋楚瑜本人对此应该也是很满意的。

  记:现在宋楚瑜销声匿迹了,年代现在又开始骂马英九,这又是什么考虑呢?在政论节目中,制作人、主持人对于节目的话语权都是怎样的?

  康:年代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偏绿的电视台,现在马英九民调又那么差,骂马英九也很正常。而在政论节目中,制作人可能在节目形成之前,话语权比较大一些,节目开始了,主持人的作用大一些。不过,台湾政论嘉宾基本上都是天马行空,很难有固定的限制。

  记:在台湾,很多跑政治新闻的记者,常有机会进入仕途。若是有机会,您会考虑吗?

  康:我从来没有这样的规划。在我看来,新闻人加入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合适,有政党属性,对保持新闻的中立性是不利的。在台湾,在政治上没有第三势力存在的空间,很大程度上都要二择一。从政有从政的风光,但肯定有很多需要牺牲和妥协的。所以,很多当记者许多年的同行,连政党都不愿加入,就希望保持中立客观的视角。我也算是其中之一。(张燕娟)

  来源:福建东南新闻网-海峡导报

来源:人民网

新闻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