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在线 >环球博览>最新揭密
成为冷战牺牲品 印第安“风语者”再次为美国流血

[ 2007-01-29 10:05 ]

 

玛丽的一位族人是二战时的“风语者”,他手里拿着政府颁发的荣誉勋章。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二战中,美国印第安部落中的纳瓦霍人是用部族语言作为密码为美军传递情报的“风语者”。从1944年到1986年,在纳瓦霍人居住的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犹他三州交界处开采出了390万吨铀矿石,这里几乎成为美国的原子能兵工厂。曾在太平洋战场付出过鲜血与生命的纳瓦霍人,又一次成为战争的牺牲品。近日,《洛杉矶时报》记者对这一极具传奇与悲剧色彩的部落进行了采访。

年逾70的玛丽·霍利迪一生从没离开过位于美国犹他州的纳瓦霍人保留地,那里是她和她的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上世纪60年代,她和丈夫比利在奥加托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家。时光过去近半个世纪了,老玛丽如今时常在想: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在奥加托成家,没有买下那个小屋,后来的一切不幸也许就不会发生……

 

 

废弃的矿坑里积攒了一些雨水,这就是玛丽家的水源。

4位亲人接连死亡
 

1967年,玛丽和丈夫比利以50美元加一只羊和一个帆布帐篷的价格从一个药品推销员那里买了一间“霍根”(一种纳瓦霍人用泥和木头盖的小屋)。夫妻俩对这笔交易非常满意,这间霍根既结实又暖和,而且朝向很好。

一家人每天都可以看到纪念碑山谷美丽的日出。不远处的平顶山里有个矿场,比利后来在那里当矿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纳瓦霍保留地,这样的矿场有成百上千个。玛丽从比利那儿听说,从那里面开采出来的东西叫做铀。

玛丽和丈夫搬进了新家,美中不足的是,新家没有地板。3年后,玛丽家终于有机会铺上真正的地板了,联邦政府出台了一项规定,只要纳瓦霍人自己找到材料,政府就可以出钱帮他们装修。当时家里穷,买不起水泥。就在夫妇俩犯愁时,一位搞建筑的朋友提议说,可以到山上的旧矿场里找沙子和石料。“他说这些材料能制成很不错的混凝土,而且不用花钱”,玛丽现在回忆说,“他还保证新地板会非常平整,直接在上面铺个床垫就能让我们睡个好觉”。就这样,小屋里装上了新地板。很快,玛丽在这间房子生下了自己的3个孩子。

玛丽的生活波澜不惊。作为一个传统的纳瓦霍女人,她总是穿着纳瓦霍人的传统服装——宽松的棉绒上衣、长衬衫、厚袜子和一双沾满尘土的鞋——做家务。每天劈柴生火,为家人做可口的玉米饼;去废弃的矿坑收集雨水,为家人煮茶;要不就是坐在树下,用织布机织毯子。每次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矿坑中开心地玩耍,玛丽总会觉得很幸福。

铀矿夺走了萨拉生命中的两个男人——父亲和丈夫。

玛丽一家在这间霍根中一住就是10年。上世纪70年代末,比利在它边上盖起一座有两间卧室的木板房,他们搬进了新居。为了不让霍根闲置,好心的玛丽叫自己的侄女埃尔西一家搬过来住。她没有想到,这个决定带给埃尔西的竟是无尽的痛苦。

和埃尔西一起搬来的还有她的丈夫和7个孩子。每天,一家人坐在地板上吃饭,晚上裹着羊皮就在地板上倒头睡去。1978年,埃尔西的婚姻走到了终点,丈夫因病去世;3年后,埃尔西带着孩子们搬出了霍根,在它附近找了间房子住。

1989年,不幸再次降临。埃尔西25岁的儿子刘易斯突然得了脑瘤,没多久就因脑出血而死。又过了一年,比利突然去世。令玛丽又悲又惊的是,一生从未吸过烟的丈夫竟死于肺癌。2003年,埃尔西的小儿子伦纳德也死了,夺去他生命的依然是肺癌。这让他妻子萨拉痛不欲生。“他走的时候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孩子”,萨拉说,“现在我和我的孩子同病相怜,我们的父亲都死于肺癌”。(萨拉的父亲也是这里的矿工)

 

 

面对“毒屋”的废墟,玛丽心里仍有寒意。

冷战的又一个牺牲品

身边亲人的接连死去让玛丽既悲痛又震惊。科学界对纳瓦霍人最近30年的癌症高发率也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50年前还有专家称纳瓦霍保留地是“癌症免疫区”。

事实上,玛丽一家人的命运并非个案,许多纳瓦霍人家庭都遭受过同样厄运。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纳瓦霍人的患癌率远低于美国平均水平。最近30年,美国其他地方人群的患癌率不断下降,然而纳瓦霍人的患癌率竟整整增长了一倍。

应纳瓦霍部族长老的请求,美国环保局和印第安健康中心曾派人来这里调查,由于缺乏资金及其他一些因素,他们向纳瓦霍人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后来,还是一些民间科学家破解了纳瓦霍人癌症高发之谜。制造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竟是当年美国一项名为“曼哈顿”的绝密计划。

冷战时期,为了保持美国的核优势,军方需要大量的铀。而位于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犹他三州交界处的纳瓦霍保留地就是世界上储量最丰富的铀矿之一。美国政府向纳瓦霍人承诺,采矿会给他们提供更多就业机会,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于是,大批矿业公司在政府号召下拥进纳瓦霍保留地,上百座矿场和加工厂拔地而起,许许多多的纳瓦霍人,包括玛丽的丈夫比利,走进矿场成为矿工。从1944年到1986年,这些公司挖出了390万吨铀矿石,并把它们卖给了唯一买主——美国政府。

但40年间,从没有人告诉玛丽和她的族人,铀矿开采对环境的破坏和他们的健康意味着什么。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冷战结束,1000多座旧矿场和4家加工厂先后关闭,人去矿空,给纳瓦霍人留下大量放射性废料和数不清的隧道、矿坑。没人想到应该在这些充满放射性威胁的“毒区”设立栅栏和警告牌,提醒那些单纯的纳瓦霍人不要接近。于是,废矿石被当成房屋的建筑材料,坑坑洼洼的矿坑成了纳瓦霍孩子游戏的天堂,而落在矿坑中的雨水,甚至成了纳瓦霍人的水源。肺癌、胃癌……从此缠上了纳瓦霍人。

玛丽的晚年就在卖这个印第安手工艺品的小摊边度过。

“毒屋”真相大白于天下

1999年夏天,一个芝加哥的制片人在一部拍摄于上世纪50年代的电影中看到了埃尔西,她在那部片子中演一个纳瓦霍小姑娘。制片人对埃尔西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他听人说美国环保局曾对纳瓦霍人居住地做过放射性测试,出于好奇,他很想知道埃尔西家的霍根是不是也受到了辐射。于是,这位制片人拨通了美国环保局的电话,环保局给他的辐射测试图显示,埃尔西住的霍根属于严重污染。好心的制片人想方设法找到了埃尔西,告诉了她这个消息。可在此时,埃尔西的小儿子伦纳德已被确诊为肺癌。

2001年1月,美国环保局派出一个专家调查小组来到奥加托,领头的是个叫阿萨普的科学家。专家们在取样检测后发现,这里1/5的水源已经被铀、砷等元素污染。“真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这样的地步”,阿萨普说。阿萨普后来到了玛丽家的小院。当时埃尔西在家,她请专家检测一下玛丽最早住的那间霍根。阿萨普手持放射性探测器绕着小屋走了一圈,指针跳到了放射性指数的顶点!阿萨普走进霍根,当他踩上那块地板时,指针显示的放射性指数竟然是安全标准的100倍!

半年后,埃尔西给美国环保局的官员写信,向他们陈诉家人因“毒屋”遭受的不幸,“就在现在,我们家的孩子还在那房子周围玩耍”,埃尔西在信中说。而官员给她的建议是,“最好将那间屋子拆掉,这样就没有人会受辐射威胁了。”

2001年4月,这座夺去玛丽4位亲人生命的“毒屋”终于被拆掉了。玛丽仍然住在比利盖的木板房里,旁边就是霍根的废墟。现在,纪念碑山谷成了旅游景点,世界各国的游客到这里欣赏印第安风情,玛丽摆了一个卖手工艺品的小摊,每天静静等待游客的光顾。有时和了解情况的游客谈到那座曾经的“毒屋”,玛丽感慨良多:“在那里住了那么多年,对危险一无所知,现在每每想到这些,心里还有一阵阵寒意。”

(作者:刘洋 编辑:王晶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