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经济|社会|热图|专题|节会|人事变动|地方企业|文化旅游|
  各地: 安徽 北京 重庆 大连 福建 广东 广西 海南 黑龙江 河南 湖北 湖南 吉林 江苏 辽宁 四川 山东 上海 陕西 深圳 天津 新疆 云南 浙江
北京两大"最牛钉子户"仍"宁静"占道(图)
2010-08-05 09:57:55      来源:法制日报

打印文章 发送给好友

北京两大

北京“最牛钉子户”张长福的房子至今仍然“坚挺”在马路中央。来源:中国新闻网

“媒体的报道出了这么多天,除了7月底的时候拆迁办(太阳宫乡)的人来过一次,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再也没有人来找我们。”门前是条臭水坑,青灰色与白色水泥墙圈起来的院落约有400平方米,占据了大半个路面,墙上不断往下掉土。乍一看,就像密闭式清洁站。墙里一片参差的砖瓦房,屋顶上长着些“倔强”的野草,一口接收电视信号的“锅”架在屋顶……

这里,正是近来“名声大噪”的“北京最牛钉子户”张长福的家,说话者是张长福的妻子刘英。

刘英的话音刚落,正在屋外洗脸的张长福来不及擦干脸,带着一脸的水迹便急冲冲地走进屋,对《法制日报》记者说,那些人来根本不是说拆迁的事,来了就很横地对我们说“你们不是有能耐吗,找到记者,这次我们来了,别跟记者说我们没找过你”。

据张长福夫妇介绍,这是报道出来后仅有的一次有人来找他们,但没有人提及拆迁的具体问题,其余的时间,他们的生活依然很“宁静”。

仍被“遗忘”的“最牛钉子户”: 我们从来没有和开发商接触,拆迁是开发商与乡政府协商,由乡政府来协调拆迁的事。我们觉得,主要还是因为开发商不需要我们这块地了。我们两个乡企业职工,如果开发商真的需要的话,我们想钉也“钉”不住

对于媒体上报道的自己未拆迁原因是拆迁价格未协调好的问题,刘英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当初就没有人具体跟他们协商过拆迁的事情。

“2003年拆迁的时候,只有拆迁办来了解过情况,问了问补偿要求,我们说给一套某小区的房子,再给几十万元的装修费。对方说不可能,此后没有再协商。”刘英说,“我们家从来没有和开发商接触,拆迁是开发商与乡政府协商,由乡政府来协调拆迁的事。我们觉得,主要还是因为开发商不需要我们这块地了。我们两个乡企业职工,如果开发商真的需要的话,我们想钉也‘钉’不住。”

刘英指着平房外的围墙告诉记者,“我们也没想到能住这么多年。修马路的时候,想着总要拆了吧,可是后来在我们的房子外面砌上围墙,我们就知道没戏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新闻热搜
 
专题
科学发展 创先争优
>> 详细

各地新闻
8月4日,第二松花江沿岸各村村民开着拖拉机,装载着家中的重要物品和粮食撤离家园。8月4日,第二松花江沿岸各村村民开着拖拉机,装载着家中的重要物品和粮食撤离家园。新华社记者马扬摄  8月4日,第二松花江沿岸各村村民装载着家中的贵重物品和粮食撤离家园。>> 详细
点击排行
  60名局级京官“空降”地方 中组部改挂职为任职
公安部A级通缉令缉拿贵州9人被杀案17岁逃犯
 
视觉